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行健的博客

知识和智慧在这里交流和分享

 
 
 

日志

 
 

秦淮花灯国家级非遗传承人也有苦恼  

2013-01-25 22:40:28|  分类: 知识产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下月又要过春节了,在南京,过年去趟夫子庙已成为许多人的保留节目,而在夫子庙赏灯更是必不可少。秦淮灯会不仅已成为秦淮区的特色旅游项目,也成为南京市的一张名片。

秦淮灯会是流传于南京、扬州地区(古称“金陵”“广陵”)的特色民俗文化活动,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主要在每年的春节至元宵节期间举行。秦淮灯会最早可以追溯到魏晋南北朝时期,隋唐代时得到迅速发展,明代时达到了鼎盛,享有“秦淮灯彩甲天下”之美誉。秦淮灯彩既蕴含江南玲珑秀丽之美、又彰显北方粗犷挺拔之气,被业内人士称作少有的花灯极品。灯会期间游人如潮,花灯似海。

秦淮花灯最大的特点在于纯手工制作和融多种艺术表现于一体。秦淮花灯以秀美、精致而为人称道,工艺上除了彩扎、剪纸、裱糊、刺绣外,还注重书画、诗文的配制,具有浓厚的人文气息。秦淮花灯经历长期的艺术积累和多方的比较借鉴,汲取南灯与北灯工艺所长,主题各异、多姿多彩。记得我们小时候玩的最多的是兔子灯、蛤蟆灯、飞机灯、荷花灯等。有在地上拖的、可用手举过头顶的、拎在手上的等各种款式。那时花灯大都用玻璃纸、绸料制作,灯骨一般选用竹篾制成,灯里面都有一小段铁丝用于插蜡烛,晚上,孩子们都将灯拿到街上,点上蜡烛,看谁的灯亮起来最好看,谁的灯亮得时间最长。当然,有时一不小心,灯拿歪了,或因风太大,灯里点燃的蜡烛就会将花灯烧坏,转眼一盏漂亮的灯就在孩子的眼泪中被烧得支零破碎,最终被丢进了垃圾筒。而现代的秦淮花灯大都采用声、光、电等科技手法,几乎都不再使用蜡烛了。这些科技的运用,使花灯更具特色。

历史上的金陵灯会主要分布在南京秦淮河流域。灯会的主要赏灯区域非夫子庙莫属。每年农历正月初一至十八,这里都要举行夫子庙灯会,夫子庙灯会已经有80多年的历史。白天,花灯艺人将自己扎的各种花灯在灯会上供游人欣赏,同时也销售给来逛灯会的人们。晚上,大家都会集中在大成殿前夫子庙中心广场,或乘坐秦淮河的河船画舫赏灯。

年年春节期间的夫子庙灯如潮,花如海。人们赏灯、赞灯,挤在灯市上挑选中意的花灯带回家中。但正月十八一过,夫子庙的灯市立即从喧闹中回归平静,再也找不到昨天的热闹痕迹。而花灯艺人忙碌了这一季,回去盘点灯会的收成,往往有喜也有愁。一年仅做这半月,这门技艺如何传?

秦淮花灯,背负盛名,世人皆晓,艺人陆有昌制作的“莲花灯”还于2006年上了邮票。人们赏灯时兴致勃勃,赞不绝口,但更多的时候是赏的人多,买的人少。这不,不久前现代快报的记者特意对陆有昌进行了采访,专门写了一篇《帮大师吆喝:上过邮票的莲花灯,谁买》的文章,国家级非遗传承人陆有昌也有感叹:销量不行,花灯艺人也少了!

陆有昌的“江南龙灯厂”门脸还不如旁边的“皮肚大碗面”气派,但门内却是花灯琳琅满目。这些漂亮的花灯并没有给陆有昌更多的喜悦,他看着“邮票灯”、青蛙灯、兔子灯、麒麟送子和九龙壁等各式花灯,叹息着“灯都是好灯,可惜不大好卖。”

70岁的陆有昌,做花灯已有60年。他的爷爷和父亲都是南京老城南出了名的“秦淮花灯”匠人,10岁时,陆有昌就接过了这一门技艺。从此,他坚持着祖辈上传下来规矩,扎花灯的每一步,都由自己完成。因手工扎花灯的程序繁复,费工费时,他们夫妇不得不每年过年后就先去批发市场买来纸张、铁丝、颜料等原材料,再把纸张染色、晾干、铺平、裁剪,随后,把纸张折叠,再用铜丝捆扎,一件花灯的配件“莲瓣”,才算完成。老爷子凑在一盏昏黄电灯下,用小电焊,把莲蓬的框架焊出来。覆盖上彩纸、金箔,外面再覆盖上12片“莲瓣”,“莲花灯”四周垂着的一朵莲花完成,而整个莲花灯上,这样的莲花,有好几个。

秦淮花灯国家级非遗传承人也有苦恼 - 天行健 - 天行健的博客

陆有昌不仅仅是要将灯做出来,他坚持双层纸制作,而且每一张裁剪过的纸片,长宽比都必须是精确的“黄金分割比率”。这位国家级“非遗”的代表性传承人、江苏省工艺美术大师还有一个原则,这就是除非是他手把手教出的工人,否则即使是花灯中的一个配件,他也不放心别人去做。在现代这个快餐式的社会,这样的苛求虽然效率低,不符合规模化生产,但陆有昌凭着精益求精的执着收获了回报,2006年,他的代表作“莲花灯”登上了国家邮政局发行的《民间彩灯》邮票。

       大师的追求并不是一帆风顺,2001年,陆有昌退休后租下了一百多平米的厂房,办起了江南龙灯厂。2006年之前,这个厂经营得并不好。并不是市场不欢迎,而是陆有昌强调做灯细节,费力费时,但售价不高,效益自然不好,而房租和人工费的上涨、带出的徒弟自立门户等因素,让江南龙灯厂每年都处于亏损中。

2006年,“邮票灯”的横空出世,让江南龙灯厂和陆有昌名声大作。接踵而至的,是大量的订单。从2006年到2012年春节,陆有昌甚至不再参加每年的夫子庙花灯会——因为这个仅有4名工人的龙灯厂,每年差不多有600个“邮票灯”的订单,产能已经到了极限。有的单位做抽奖,曾一下子定走500盏。

但2012年的龙年陆有昌的订单少之又少。一年中,他带着工人做了600盏“邮票灯”和数千盏“龙灯”、“青蛙灯”和“兔子灯”。可蛇年的春节快到了,他的“存货”还没卖掉一半。因为滞销,江南龙灯厂里一年都是“年味十足”,300多盏莲花灯,被套着红色的塑料袋,悬挂在厂房半空的铁丝上,这样既能防尘,又可以避免碰撞。做花灯是一把好手,但做市场,陆有昌明显不擅长。“我是手艺人,不善于交际。”陆有昌深知自己的不足。

是花灯没有市场需求吗?非也!陆有昌的徒弟顾业亮就是一个成功典范——这位与陆有昌并列国家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的匠人,由做花灯起步,在多次外地市场的大型舞台布展中逐渐打响了知名度,并将业务范围辐射到了节日灯展、舞台设计、装饰装潢等领域,每年收入不菲。而每年的秦淮灯会过后,有人想买花灯,还真不知道应该上哪儿去买!这种供给与需求的不对称,使陆有昌们陷入深深苦恼之中。

虽然陆有昌在成为国家级“非遗”的代表性传承人之后每年能拿到一万元的补贴,但这最显而易见的一个变化并没有对非遗项目的保护与传承带来质的变化。他对2006年前参加每年的夫子庙花灯会的感受是,“基本上是交2000元摊位费后,就无人管理了,既没有推广手段,也缺乏其他保障。”而现在,花灯会虽然热闹,但做“秦淮花灯”的手工艺人日渐减少,每年大年初一到正月十八的灯会中,扎灯人不会准备太多的产品。虽然这些产品大部分都能卖完,但大部分人只能赚到吆喝,赚不到什么钱。

有时我去夫子庙赏花灯时也会看着这些精美的花灯在想,正月十八一过,这些没来得及卖掉的花灯怎么办?这些灯既不能折叠,又无法挤压,该要多大的地方来存放啊。原来,夫子庙一带的扎灯人在灯会这样的平台上赚吆喝,十几天的热闹过后,他们更多的是为来年再忙碌,或暂时转向做别的去了。而灯会收益最大的是一些外地来的小贩,他们会在灯会的最后一段时间,收走没有卖完的秦淮花灯,卖到外地赚钱。

秦淮花灯国家级非遗传承人也有苦恼 - 天行健 - 天行健的博客

 花灯艺人钻研做灯,动手制作,他们的手艺令人称道,出自他们之手的秦淮花灯让人惊叹不已、爱不释手。但宣传产品不是他们的强项,市场营销更让他们不知所措。走向市场的秦淮花灯是春节期间夫子庙的一个特色名片,但这张名片的打造仅仅靠扎灯艺人本身可能还远远不够,“秦淮花灯”扎灯人群体日渐萎缩让人痛心和遗憾,“以前夫子庙门东一带全是做灯的,最多的时候上千家,现在将这门手艺传下来的只有二十多家了。”年轻人中会扎花灯的不多,愿意拜师学艺的人更少,而能够在传统花灯基础上进行创新的扎灯艺人则屈指可数。花灯非遗的现状令人担忧,重视程度不够影响着项目的发展前景,包括陆有昌,至今也没有正式收取弟子的想法。

非遗申请了,非遗的传承人也明确了。但这些几代人为之付出的“非遗”如何更好地发展与传承?非遗传承人又怎样去充分运用好这来之不易的品牌与市场对接?品牌需要保护,更需要维护和提升。只有不断运作的品牌,才会增添其附加值,其价值才会节节走高!

(天行健的博客:http://ma-jian.cn.blog.163.com

  评论这张
 
阅读(204)|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