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行健的博客

知识和智慧在这里交流和分享

 
 
 

日志

 
 

代表云南农垦系统十万知青心愿和缩影的知青纪念碑  

2015-01-14 20:37:59|  分类: 知青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8年12月19日下午16:30,云南东风农场知青纪念碑揭碑仪式在新建的东风广场隆重举行。云南农垦集团公司、西双版纳农垦分局领导、东风农场领导及各单位中层干部、离退休代表,以及东风农场党委特地邀请的253名各地知青代表共400多人见证了这一时刻。揭碑剪彩仪式由重庆知青余远瑾主持,北京知青王和平代表四地知青为剪彩致辞。

我从当时的大量报道中感受着现场跳动的脉博,尤其是在行云流水的博客上读到了他从《中国西部知青网》转载来的一篇博文:《(转载)知青代表在东风知青纪念碑揭幕仪式上的致辞》,更感到知青代表在东风知青纪念碑揭幕仪式上的致辞就是承载知青历史这根风筝线的一部分,它真实地还原着东风农场知青纪念碑从创意提出、方案制定、实施落成,再到揭幕的全过程。读着它,似乎站在这座知青纪念碑前触摸着当年知青的脉博,感受着今天知青为纪念那段岁月的心跳。下面摘录其中的一部分:

 

北京知青代表王和平在东风农场知青纪念碑揭幕仪式上的致辞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来宾,亲爱的知青战友们、朋友们!

今年,是东风农场建场50周年,也是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40周年。四十年前,我们北京、上海、重庆、昆明的知青来到东风农场投身祖国的天然橡胶事业,四十年后,我们重返故土,感受到了农场在改革开放的年代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这样一个难忘的时刻,我谨代表四地的广大知青战友们对东风农场建场50周年表示最热烈的祝贺!

知青纪念碑在东风农场落成揭幕了。知青纪念碑的建立,并不是纪念上山下乡运动的伟大,也不是纪念知青历史的辉煌,而是要纪念在那段特殊的历史时期一代青年曾经逝去的青春年华,纪念四地知青为创建祖国的第二个天然橡胶基地所做出的重要贡献,纪念广大知识青年和东风农场的老工人、民族兄弟在十多年的风风雨雨中结下的血汗情谊。

40年前,来自北京、上海、重庆、昆明的一万余名知青,在西双版纳的东风农场,投身祖国的边疆建设,在农场各级领导、老工人和兄弟民族群众的帮助引导下,我们走过了人生中最难忘的艰难岁月。在那段难忘的日子里,我们受到了苦难的磨砺,经历了人生的洗礼,得到了意志的锻炼。边疆的岁月,既是知青命运的转折,也是知青人生的考验,知青岁月和知青生活在这一代人的记忆中永远不会磨灭!

在边疆的十多年中,我们有70多位知青战友献出了宝贵的生命。知青纪念碑将永远告诉人们,在上世纪60年代后期的十多年时间里,知青们和农场的广大干部、工人一起,在这片红土地上拓荒、耕耘,突破了橡胶种植的北纬禁区,开垦了大片的橡胶林地。在扭曲的年代里,知青们曾在这片红土地上爱过、恨过、抗争过、奋斗过。知青纪念碑真实地记录了这段刻骨铭心的历史。他的建立和落成,代表着东风农场四地知青的心愿,也是当年云南农垦系统十万知青们的心愿和缩影。

知青纪念碑从创意提出到实施落成,始终得到了四地广大知青的支持和赞同,得到了云南农垦总局和东风农场领导的关心、指导和帮助。在此,我谨代表四地知青对云南省农垦系统各级领导和全体东风人,为知青纪念碑的建立所给予的大力支持,表示衷心的感谢!对所有为知青纪念碑所付出辛勤劳动的组织者、设计者、施工人员、特别是江碧波教授表示衷心的感谢!向一直关注和支持纪念碑建设的广大知青战友们表示深深的谢意!

最后,祝愿广大知青和第二故乡的情谊永世长存!

祝愿东风农场的改革开放取得更大的成就! 

 

纪念碑筹备工作小组成员、重庆知青余远瑾的补充发言

作为知青纪念碑方案制定、实施的参与者和亲历者,我有太多的感动和感受,借此机会就我经历的很多令人感动的场面向大家作一具体的介绍和说明:纪念碑的落成是来之不易的,她凝结了四地知青为之所付出的心血,凝结了东风农场很多令人感动的场面,凝结了东风农场党委对知青的情谊和尊重。

“北京55”张进辉大哥是纪念碑筹建工作小组组长。作为组长,他组织协调各方关系,在建碑过程中发挥了重要的组织和领导作用,具有“大哥大”的领导风范。

副组长上海知青赵凤巧是位优秀的外交大使。为纪念碑她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在四地知青中起到了互通信息,相互交流,相互激励,相互理解的纽带作用。

北京知青邵玉玲的博客在整个建碑过程中为四地知青和全国知青搭建了一个核心交流平台。她的博客记载的资料是目前最完整的,也是做得最棒的。

志愿者上海知青孙向荣大哥,61岁的他从今年4月到农场当志愿者已9个月时间了。他不但承担了农场博物馆的布展工作,还承担了纪念碑基础施工等大量技术性和具体的事务性工作。为了确保纪念碑施工进度,10月4日基础放线开挖是他拖着39度高烧后的病体支撑着到现场的啊!由于连续数月的辛苦和操劳,9月底他终于孤独的病倒了。在他的组织和农场基建科等部门的配合下,于11月2日、11月9日圆满的完成了基础施工和地面铺设工作。我相信:这些点点滴滴的无私奉献精神一定会感动每一位参会者。在这里我要对孙大哥道一声:您辛苦了!并引用《中国西部知青网》一位网友的留言:“向孙大哥敬礼!保重!让我们大家记住他——上海知青孙向荣。”

今天站在这里,我们不能忘记“北京55”知青李再延、何龙江和丁品大哥,还有孙向荣大哥。他们既是建碑的创意者和发起人,又是具体实施者。他们前期所付出的一切努力,为今天纪念碑的建立打下了良好的基础。为了“得到”而放弃是一种胸怀和境界。在此,向他们致以崇高的敬礼!

来自云南农垦惠明农场的志愿者王运昌(云畅)大哥。他对东风知青纪念碑的建立提出了许多建设性的意见,国庆期间亲自来到东风农场,以志愿者的身份参与纪念碑基础施工。他手持推车的场景让我们一次次的感动。他说:“纪念碑不仅是东风农场的,而且是属于我们全体知青的。

在建碑过程中,重庆知青始终保持了全力以赴的团队精神。重庆方案入选后,我们多次向江碧波教授介绍云南知青的历史和东风农场的创业史,共同探讨大型艺术浮雕《记忆》的创作思路。并多次修改,最终确定方案。江碧波教授以她丰富的创作经验,结合她对云南知青的理解和认识融入于作品创作之中,真实而丰满的竖立起了今天我们面前的这一座历史纪念碑。我们与艺术家一起圆满的完成了四地知青托付给我们的任务。作为承担方的责任人,令我感动的是:在纪念碑实施过程中,收到了各地知青中肯的建议和意见,受到了网上各方战友的热情鼓励和支持。在此,我以个人的名义向他们表示衷心的感谢!

今天,面对云南农垦的领导和东风农场党委领导,此时此刻我的心情真是百感交集:农场领导的支持和帮助,是对四地知青在东风农场创业史的尊重。并以东风大地为平台,承载了知青们的心愿。并以你们务实的工作作风和精神,协助和成就知青完成了这个心愿。圆了四地知青的梦。

在此,请今天到场的200多名知青代表以热烈的掌声代表1961—1979年曾经在东风农场创业的昆明、重庆、北京、上海的一万四千多名知识青年向东风农场党委表示我们衷心的感谢!

 

2008年6月初,上海知青率先提议由原云南东风农场知青自筹资金在东风农场建立知青纪念碑,作为献给云南东风农场建场50周年庆典的礼物,也是知青对上山下乡那段历史及在奉献青春的第二故乡留下的永久纪念。该提议得到了原东风农场知青的热烈响应和东风农场党委的批准和大力支持,并将建碑地址确定在云南东风农场景观大道和知青路交汇点的中央绿化带上。

2008年7月22日,成立了由京、沪、渝、滇四地知青代表组成的知青纪念碑筹建领导小组,开展了资金筹措,设计方案征集和施工管理等方面的工作。组长:张进辉(北京);付组长:赵风巧(上海);组员:北京:李再延、何龙江;上海:周公正;昆明:何宣、王萍;重庆:余远瑾。

从2008年6月15日至2008年8月6日历时53天,他们征集到了6个方案:知青物件方案、上海知青草坪上的《手臂》方案、梯田加旗帜方案、扁担加胶桶方案、《希望》方案、浮雕《记忆》方案。2008年8月6日,筹建领导小组在广泛征求四地知青的基础上最终确定重庆知青提出的浮雕《记忆》方案,并委托余远瑾于2008年8月17日和总设计单位签订了雕塑《记忆》设计制作、安装工程合同;确定总设计师为重庆大学人文艺术学院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重庆创作中心主任、著名雕塑家江碧波教授,总监制为原上海知青、高级工程师孙向荣。

    云南东风农场知青纪念碑由黑色大理石贴面的钢筋混凝土基座和长5.0米,厚0.8米,高2.5米的青石浮雕碑体组成。碑体重约20余吨,由50块四川隆昌青石浮雕部件组装而成。碑体正面(南立面)刻有当年知青垦荒植胶的浮雕图案。处于前景的三名拓荒知青(两男一女)按真人大小比例雕刻,最大刻深220mm,浅处为20mm。背景为层层远去的梯田和处于中、远景处的群体拓荒者。浮雕粗犷而凝重,以简洁写实的手法艺术地再现了当年知青在西双版纳的热带沟谷雨林中披荆斩棘,开荒种胶的劳动场面,巨有很强的立体感、厚重感和视觉冲击力。碑体背面(北立面)中部(面积1.1mX3.3m)用魏碑体刻有碑文:“谨以此铭记:1961—1979年拓荒于云南东风农场的昆明、重庆、北京、上海知识青年 二OO八年立”。

知青纪念碑名命为《记忆》。“记忆”两字用隶书(阴文)作为背景图案镌刻在碑文立面的下一层,点明纪念碑的含义和主题,也寄托着东风农场知青的情怀。碑文在东风农场现场雕刻,碑体西立面下部刻有设计师江碧波的署名。纪念碑地面四周铺设毛面青砖,铺设面积36平方米。

2008年11月2日上午知青纪念碑――大型浮雕《记忆》基础和安装工程在工程总监制孙向荣的主持下进行了竣工验收。从2008年6月11日农场批准立项至2008年11月9日全面竣工,知青纪念碑的建设周期为151天。

大型浮雕《记忆》是迄今为止云南农垦系统的首个知青纪念碑,其意义远远超过知青纪念碑本身。她作为知青精神的载体在中缅边境的红土地上烙下了一代人永不磨灭的青春印记。人们将永远铭记知青为建设祖国第二个橡胶基地,为开发和建设云南边疆所做出的重大贡献。知青纪念碑的诞生体现着知青与农场以及四地知青之间割不断的友谊和知青情绪结,她已成为大勐龙地区的新景观,成为展示农垦企业文化、天然橡胶文化和知青文化的新亮点,对促进大勐龙地区的旅游业形成新的经济增长点具有积极意义。

(天行健的博客:http://ma-jian.cn.blog.163.com

 

 

  评论这张
 
阅读(9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